選理財經網
 新聞 |  熱點新聞 |  國內新聞 |  財經新聞 |  科技新聞 |  國際新聞 |  手機版 
新聞 > 科技新聞 > 正文

避開實名認證手機

時間:2019-02-26 來源:科技新聞 點擊:

  程序員開發“黑科技” “黑軟件”可避開手機實名認證。選理財經網精心為大家整理了避開實名認證手機,希望對你有幫助。

  避開實名認證手機

  眼下,各大運營商對手機實名制補登記工作正在緊張進行中,手機實名制登記也利于更好地限制、減少利用通訊實施的違法、違規行為。然而,近日徐州開審一起新型案件,兩名被告人利用上線程序員開發出的“黑”軟件,販售給與運營商合作的社會營業廳,運行該軟件居然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附著在運營商主軟件下,繞開主程序身份驗證,無需實名就可為客戶辦理各類業務。由于該軟件運行方便、不易發覺,在短時間內,就有徐州、鎮江、淮安等地50家多與運營商合作的社會營業廳購買。短短幾個月時間,兩名被告人僅靠出售軟件就獲利5萬元余元。泉山法院開庭審理該案時,公訴機關指控2名被告人以故意傳播計算機病毒等破壞性程序,影響計算機系統正常運行,后果特別嚴重,應當以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程序員開發“黑”技術 能輕松繞開運營商身份驗證

  庭審查明,2015年9月份,徐州警方接到移動徐州分公司報警,稱發現旗下合作的社會營業廳運行不法軟件,能繞過運營商二代身份證驗證辦理業務。警方隨后調查發現,涉事的合作營業廳安裝了一款“虛擬閱讀”軟件,在運行運營商主程序時,打開該軟件,即可自動生成二代證虛擬信息,并通過該軟件上傳到移動公司的業務系統中,令業務系統無法對其產生的信息進行真偽識別。

  隨著警方調查深入,該軟件開發者王某(另案處理)浮出水面。經查,王某是江西南昌人,2002年從一家電腦學校畢業,先后在多家軟件公司擔任程序員崗位,被抓前還是在南昌一家信息科技公司研發部從事程序設計。2013年,王某曾在網絡論壇留下信息,稱自己可以制作手機卡業務的相關軟件,很快就有人聯系他,提出要其設計出能避開運營商身份驗證的軟件,彼時,王某心知這樣的軟件肯定是違法的“黑技術”,也未想過開發這樣的程序。不過,此事也讓王某嗅到了“商機”,很快,王某家中遇事急需錢,他很快就想到了該項“黑技術”。

  程序員的功底讓王某很快找到了突破口,他通過網絡下載運營商業務程序運行的相關資料,針對性的開發出了免刷二代身份證就可辦理手機業務的軟件,并將其命名為“虛擬二代閱讀器”。該款軟件適用于電信、移動和聯通,操作也極為簡單,只需在與運營商合作的社會營業廳先打開主程序,在進入讀取二代身份證系統后,再打開“虛擬二代閱讀器”,會自動生成姓名、性別、身份證號、地址、頭像等虛假信息,將這些信息填寫到運營商讀取二代身份證系統,就完成了驗證,接下來辦理任何業務都不用再刷身份證。

  上線在網絡販售“黑技術” 下線賣到各地營業廳

  作為該案的上線,王某只通過網絡對外販售該軟件,他通過在淘寶開店、在QQ、微信群中,向人推銷銷售該軟件。王某情知該軟件違法,在開設的淘寶店中,偽裝成“老年手機”銷售店,購買者拍下商品后,他以每套軟件500元的價格網上出售,因為擔心軟件可復制性,王某專門設計了注冊碼驗證程序,每個購買者在交易完成后,他才會發送一個序列號,且該序列號只能在一臺電腦上使用。

  王某的軟件要真正使用,還必須裝進運營商營業廳,很快,該案的下線李某、劉某找到了他。李某和劉某分別是邳州八義集鎮、運河鎮人,兩人都在老家當地經營合作營業廳。2015年3月份,李某最先在網絡上看到了王某推銷軟件的廣告。李某表示,營業廳平時都有業務壓力,而在實際營業中,經常有客戶提出不用身份證辦理業務,李某認為利用該軟件,他的業務量會驟然增加。很快,李某以350元的價格購買了軟件。在實際使用中,李某發現該軟件非常好用,且不易被運營商察覺,他又將軟件推銷給同樣開營業廳的劉某。

  兩人在使用該軟件過程中,漸漸不滿足各自營業廳業務量的增加,兩人覺得社會營業廳那么多,賣軟件才是攫取暴利的好路子。貪心的李某還想了一個辦法,在購買了上線王某軟件后,他又讓劉某通過網絡聯系到“高手”破解了王某設置的注冊碼程序,如此一來,他就可以將一套軟件進行無數次復制出售。

  此后,李某、劉某二人先是搜集到各地營業廳的聯系電話,通過電話對外推銷軟件,接到業務后,兩人上門進行安裝。去年3月26日,兩人做成了第一筆生意,獲利500元。因該軟件非常“好用”,兩人業務量不斷。沒想到,去年4月份,由于各大運營商系統升級,原有的“黑卡”軟件不能使用,通過練習,上線王某很快也完成了軟件升級,王某將未加密的新軟件的價格提到了5000元,嘗到甜頭的李某毫不猶豫付了錢,他在兜售新軟件時,也隨之加價,少的售價1000元,多的賣到1500元。

  僅僅幾個月時間,李、劉二人就將軟件賣到了徐州多地的社會營業廳,他們的業務還拓展到省內鎮江、淮安等城市。對于每一筆訂單,李、劉二人都是親自上門安裝測試,再收下貨款。僅僅在幾個月時間內,兩人就獲利5萬多元。

  檢方指控被告犯有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

  庭審中,檢方指控李某、劉某二人以故意傳播計算機病毒等破壞性程序,影響計算機系統正常運行,后果特別嚴重,應當以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兩名被告人及其辯護人對檢方指控的犯罪事實無異議,但提出了指控其犯有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的證據不足。

  法院認為,本案存在一定爭議,但是基本事實是可以確定的。本案涉及的軟件是否具有破壞性程序,控辯雙方有不同的意見,鑒定是相對客觀的東西,鑒定并非是定案的唯一依據,在缺乏鑒定意見的情況下,法院審判人員也可以依據本案其他證據情況直接認定相關事實。法官表示,當前我國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層出不窮,嚴重侵害人民群眾財產安全和合法權益,嚴重影響人民群眾安全感。今年8月的徐玉玉事件影響很大,犯罪分子就是用電話黑卡冒充教育局工作人員以發放助學金名義對徐玉玉實施電話詐騙的。電話“黑卡”泛濫,給不法分子實施電信網絡詐騙、傳播淫穢色情信息、惡意騷擾推銷等違法犯罪提供便利。而二被告人通過實施犯罪行為為電話黑卡的辦理提供了便利條件,根據本案證據顯示,公安機關僅從涉案的一家營業廳里就扣押了60余張電話黑卡,其社會危害性是顯而易見的。

  在法庭最后環節,兩被告人有悔罪表現,希望法庭能從輕處罰。經審理,主審法官宣布休庭,合議庭就本案的事實、證據和法律適用的意見認真評議

推薦訪問:

上一篇:麒麟970和麒麟710哪個好
下一篇:榮耀play內部消息

推薦內容

极速赛车开奖结果统一吗